前言

                                                    勞動模范是民族的精英、人民的楷模,大國工匠是職工隊伍中的高技能人才, 體現在他們身上的勞模精神、勞動精神、工匠精神,是偉大民族精神的重要內容,是支撐改革發展和實現中國夢的根本保障。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勞模精神、勞動精神、工匠精神的培育和弘揚。

                                                    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弘揚勞模精神、勞動精神、工匠精神,營造勞動光榮的社會風尚和精益求精的敬業風氣,建設適應輕工業創新發展的知識型、技能型、創新型勞動者大軍,2017年9月,中國輕工業聯合會和中國財貿輕紡煙草工會在全國輕工行業啟動了首屆輕工“大國工匠”推薦學習活動。經過有關全國性輕工行業協會、學會推薦,相關單位申報,省級產業工會審核,專家嚴格評審,網上公示等程序, 2018年12月,最終推薦選出 42 名輕工行業大國工匠。

                                                    這42名輕工大國工匠是輕工行業廣大職工的杰出代表,他們在各自崗位上刻苦鉆研、精益求精、追求卓越、創造一流,為我國輕工行業高質量發展做出了卓越貢獻,生動詮釋了勤于創造、勇于奮斗、善于團結、敢于夢想的偉大民族精神,充分展現了新時代中國工人階級的熠熠風采。

                                                    為彰顯大國工匠精神內涵和個人魅力,推動傳統文化繁榮振興,即日起,特推出“時代楷模 輕工大國工匠”專題。專題以42 名輕工大國工匠為主體,采用主題形式,全景式講述首屆輕工大國工匠匠心筑夢的堅守故事。讓每位讀者,從閃耀的工匠精神里汲取最樸素的溫暖力量。

                                                    孫鳳軍:歲月流芳, 匠心不老

                                                     

                                                            赤梨葡萄寒露成

                                                            1952 年,孫鳳軍出生在淄博市的一個琉璃藝術世家,自幼便跟隨祖輩學習琉璃爐工技藝。

                                                            “琉璃是值得用心去品味和感受的藝術。”孫鳳軍說。

                                                            或許,正是執著于這樣的信念,孫鳳軍致力于琉璃工藝品的研發、創新工作近 50 年,通過學習借鑒先進工藝,他熟練掌握了各種技能,不斷提升工藝水平,創作出大量流光溢彩的琉璃藝術作品。

                                                            孫鳳軍制作的琉璃作品,藝術造型別致,玲瓏剔透,布局構思精巧,色彩搭配典雅,細節處理逼真,技藝水平精湛。嬌艷欲滴的富貴牡丹,活靈活現的水晶蝦以及晶瑩剔透的青紫葡萄……似是有如神助一般,凡是經他匠心巧手擺弄出的作品,總能呈現出令人賞心悅目、身臨其境的藝術觀感,不僅充分展示了博山琉璃藝術的極致美感,更詮釋出琉璃藝術與日常生活的深厚淵源,意境深遠,讓人遐想不已。

                                                             孫鳳軍始終認為,藝術源自生活,更高于生活。“我的每一件作品,無一不是從生活中感悟得來的。”細細品鑒孫鳳軍美輪美奐的琉璃作品,可以讀出他對藝術的堅持和對生命的感悟以及對美的無限追求。

                                                            以他的成名作《富貴牡丹》來說,就是孫鳳軍在一次牡丹游園會后,經過上百次的試制、上千次的調色,才創作出來的上乘佳作。其中,紅牡丹的艷壓群芳、綠牡丹的雍容華貴、紫牡丹的超凡脫俗以及黑牡丹的冠世墨玉,真實再現了唐代大詩人劉禹錫名句中“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的場景。而孫鳳軍的另一個驚世作品《歲歲平安》,同樣是他不墨守成規,嘔心瀝血、執著創新的巔峰之作。

                                                            “歲歲平安”“多子多福”這是百姓給予葡萄最美的愿景,“翠瓜碧李沈玉甃,赤梨葡萄寒露成??蓱z先不異枝蔓,此物娟娟長遠生”。這是詩圣杜甫對葡萄喜由心生的初衷。市面上制作琉璃葡萄的藝人不在少數,然而葡萄作品卻很難在國內的各類評比中脫穎而出,這讓孫鳳軍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和反省之中。經過反復的觀察和創作,杜甫詩里“赤梨葡萄寒露成”的詩句,仿佛讓孫鳳軍醍醐灌頂,茅塞頓開,他馬上聯想到:“葡萄表面的一層霜,是當世琉璃葡萄作品中所欠缺的,吹制出掛霜的葡萄,絕對會增加葡萄的逼真度。”

                                                            于是孫鳳軍開始思考、研發、試制,經過反反復復的試驗、調色,終于讓掛霜的葡萄《歲歲平安》走入了人們的視野。作品一經問世,便引起了轟動,被行業領導、同行大加贊賞,成為琉璃藝術發展史上的又一座里程碑。從《田園風光》《飄香茉莉》到《富貴牡丹》《蝦趣》,直到最新的《秋實·葡萄》《歲歲平安》,孫鳳軍在琉璃藝術創作的道路上不斷求索,不斷創新,不斷超越自我,用一件件精美絕倫的藝術作品,開創了自己獨特的“孫氏”藝術風格,在琉璃業界贏得了廣泛好評和肯定。

                                                            萬千氣象粹火工

                                                            “琉璃燈工,看似操作簡單,其實極其復雜。”孫鳳軍說,為了達到燈工作品與實物色澤一致,需要經過數萬次的反復調色實驗。“另外,噴火嘴的溫度達 400~800 攝氏度,燈工藝人不僅要熟練掌握加熱塑形技巧,而且需要具備極強的耐心和毅力。

                                                            ”琉璃燈工藝術歷史悠久、源遠流長,歷經了幾千年的發展而經久不衰。“所謂‘燈工’,就是利用玻璃棒或者玻璃管在高溫焰火下加熱熔融,經過不同程度的軟化后,利用拉、剪、鉗、繞、粘、彎、吹等手法快速塑形,在瞬間產生無限的創作可能。”在孫鳳軍看來,正是這項浴火而成的古老藝術賦予了琉璃姿態萬千、流光溢彩的特性。

                                                            熟悉燈工的人都知道,這門藝術并不是僅憑機械或工具對玻璃外觀直接改造的制作活動,因為有了“火”的參與,使玻璃材料呈現瞬間多變的特質,可以細若蛛絲,也可以圓潤如珠,形態各異,氣象萬千。當玻璃棒或玻璃管在噴燈上加熱后,制作者要隨時通過調整手勢來控制玻璃軟化的速度,還要確定玻璃的軟硬程度,以滿足不同造型的要求,同時要借助各種小型工具加以雕琢,隨時在“火”中調整玻璃形態。

                                                            “因此,只有充分掌握了玻璃的料性和火候,才能做到穩、準、快,才能游刃有余、從容不迫,這也是許多燈工藝人窮盡一生所追求的境界。”孫鳳軍說。

                                                              “正是因為環境艱苦,許多年輕人根本不愿意干。”孫鳳軍回憶到,12 年前,為了讓祖傳的技法能夠得以傳承,無奈之下,他硬將已小有成就的兒子從青島黃島拽回淄博博山老家,跟他從頭學起了琉璃燈工技藝。眨眼間已是一個生肖輪回,從并不熱衷到十分熱愛,看到兒子的每一分成長,孫鳳軍甚是欣慰。

                                                            池塘中,直徑足有 15 厘米的荷葉錯落有致,覆滿了清晨的露珠,青翠欲滴;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蓮花點綴其間,仿若國畫中著色的素雅花瓣,經脈分明,令人心生歡喜;一只蜻蜓翩翩而至,矗立荷尖,輕盈的翅膀折射出五彩的光……這是孫鳳軍和兒子孫磊不久前剛合作完成的新作《連年有余》,在傳統琉璃燈工技藝上賦予的多個創新,觀者無不大開眼界,連連稱奇,嘆為觀止。

                                                            在行家的眼里,孫鳳軍創作的《富貴牡丹》,借鑒了國畫的用色手法,花瓣由深到淺,呈現出漸變色;而他制作的《連年有余》,不僅荷葉采用了新工藝,做出了普通燈工望塵莫及的規格,而且為了追求細節上的完美,蜻蜓翅膀選用了新材料,可以多角度展現不同的色彩……

                                                            就是這雙飽經滄桑、常年炙烤的手,演繹出了“化腐朽為神奇”的視覺斑斕與藝術魅力。“干這行 50 多年,都是近距離烤火作業,難免會這樣。指尖皸裂、粗糙,指關節凸起,指甲泛著微黃的雙手,除皸裂、有些疼癢外,倒也沒什么。”喃喃話語間,孫鳳軍微笑著將琉璃制作技藝的艱辛敘述得如此輕描淡寫。

                                                            如今,“葡萄孫”的名號,在琉璃界可謂是響當當。從事燈工藝術創作50 余年,孫鳳軍在傳承博山琉璃精華的基礎上,一直致力于創新,開創了自己獨特的“孫氏”葡萄燈工風格。

                                                            持守創新砥礪行

                                                            很難想象在當今這個時代,隨著大數據、云端、移動互聯網等詞語一同火起來的,還有工匠精神。工匠,意味著用雙手去創造,意味著一種不辭辛苦的勞作,意味著一種精益求精、一絲不茍的精神。

                                                            博山是中國陶瓷琉璃的重要發源地之一,有著“世界琉璃在中國,中國琉璃看博山”的美譽。

                                                            雖然,在這片熱土上,已經擁有省級以上陶琉藝術大師 120 余人,是中國最大的琉璃生產基地和產品集散地,產品銷往 100 多個國家和地區。由博山設計制造的系列琉璃產品,還被廣泛應用于奧運場館等標志性景觀建筑,彰顯了陶琉產業發展的實力和水平。但不可否認的是,與其他許多傳統技藝所面臨的困境一樣,豐富的琉璃資源,掩飾不了“風華絕代”、后繼乏人的尷尬局面。“人才的‘青黃不接’和產品的缺少創新,曲高和寡,是琉璃燈工技藝目前最大的危機。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能夠加入進來,不要讓這門絕技成為‘絕響’。只要破題,琉璃藝術就一定會迸發出新的活力。”這是孫鳳軍的隱憂,也是他懷揣的信念與期冀。

                                                            “創新是琉璃工藝的永恒話題,唯有創新,琉璃才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孫鳳軍常常掛在嘴邊的這句口頭禪,道出了他從藝 50 余載的真實感悟。

                                                             作為一名資深的藝術工作者,孫鳳軍幾乎每天都在忙碌,每天都在兢兢業業地做著重復的動作。而藝術的重復絕不單調,恰恰是在重復中,藝術家的手藝變得越來越熟稔,越來越精湛,也越來越有新的創意。

                                                            “是琉璃給了我這樣的一個舞臺,使我的人生變得更加充實、更加精彩。沒有琉璃,我成不了大師,也做不出今天的成就,我是沾了琉璃的光!”每逢說起自己一生與琉璃結緣,孫鳳軍總是抱著感恩之心。

                                                            孫鳳軍說:“今后,還要創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來回報社會,不能在榮譽圈里沾沾自喜,要帶好徒弟,一代代傳承下去,這是義不容辭的責任。同行之間,各有長處,也要互相學習,多交流,共同推進琉璃事業的繁榮發展。”

                                                    亚洲成无码人在线观看